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奥林匹斯众神的老师
奥林匹斯众神的老师

奥林匹斯众神的老师

  相传百年前,一位名叫卡利乌斯的男性曾经仰慕过卡利俄佩,为了获得卡利俄佩的青睐,这位年轻人上山下海驯服勐兽和恶龙成为希腊最有名的英雄,宙斯准许卡利乌斯跟卡利俄佩共度一宿,原本该是一段才子佳人的恋曲,但最终卡利俄佩在洞房裡待不到一个小时,就冷着脸走出来,房间只剩下一隻呆滞的变色龙。

    讲这段故事时,卡利俄佩彷彿跟自己毫无关係,语调冷静迅速,不过埃达看的出来眼前这位老师似乎隐瞒了些什么,不想让其他女神们知道。

    「老师,你当初跟卡利乌斯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诶,没…没什么事啊。

    」听到这个问题,卡利俄佩明显的抖了一下。

    「果然如此,卡利乌斯这个坏蛋当初一定是欺负了老师,才让老师现在不敢回忆」埃达握紧拳头低语道,除了妈妈以外就属卡利俄佩最照顾他了,如果有人欺负这位他敬爱的老师,他一定会把那个人栓在普罗大哥的隔壁让他每天被秃鹰啃食内脏。

    不过话说普罗米修斯被会被惩罚很大程度是埃达一手造成的,当年的普罗米修斯可说是凡间最有才华的裁缝师,从不列颠到大马士革,只要是上层社会人士都会穿着普罗米修斯精心设计的衣裳,连天界的希腊女神也不例外。

    这位才华洋溢的人类被赋予出入万神殿的特权,埃达也是这时候认识这位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与普罗米修斯想处的三个月,年幼无知的小埃彻底凿开了绅士的尽头,两人常常坐在神殿角落旁的树下高谈阔论,普罗米修斯精闢入裡的分析将美女分三六九等,还灌输埃达乳不巨何以聚人心,妹控萝莉控闪一边,母控、姊控才是人间正道阿等等道理。

    「普罗大哥~~~我终于知道我未来想要干嘛了」某一天的早上埃达信心十足地向普罗米修斯说到。

    「我的好徒弟,希望你的答桉能让师傅满意喔,记住那个point,绅士…绅士…你懂吗?」普罗米修斯也挺喜欢埃达的,先不说他拥有一颗炽热的绅士之心,光是埃达可爱偏向女性化的面孔,就让普罗米修斯有些心痒痒,嗯嗯,把自己的亲传弟子调教成伪娘,底下还有巨大珍宝的扶他系美少女,真是令人欲罢不能阿……「师傅,我要把妈妈们的肚子搞大,然后再到塔尔塔洛斯,把克罗诺斯阿姨她们的肚子也用大~~~」埃达双手插腰表情十分神气,就像是一般的小孩一样炫耀自己未来的梦想。

    「好…好…好,孺子可教也,那你首先要……干!!

    不对、不对,小子你刚刚说什么来着了。

    」普罗米修斯抓住埃达的肩膀,不敢相信刚刚听到的东西。

    「我…我说,我要搞大妈妈和克罗诺斯阿姨们的……呜呜呜」埃达鼓足勇气提高了八倍音量大声宣言到,普罗米修斯大惊失色死命地摀住埃达的嘴巴,心想:「完蛋了,我居然让埃达走火入魔了,说出这种大不敬的话,要是女神陛下们怪罪下来该如何是好,不行不行!!

    我要做埃达人生的灯塔,做他心灵的长城,让这小鬼头回归正常。

    」普罗米修斯一届风流才子,此时由裡到外心无杂念宛如佛陀,要淨化埃达心中庞大的慾望,就必须先淨化自己,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埃达歪者头盯着普罗米修斯,看他双腿盘坐双手合十,如同老僧入定般一动也不动,不一会儿,佛陀普罗米修斯张开眼睛,双眼射出纯淨柔和的目光看向埃达说道:「乖徒儿,我知道你年幼无知心中充满了躁动和繁殖的慾望,就让老衲来开导你吧,我们一起过着清心寡慾的生活好吗?」普罗米修斯的眼神诚恳至极,此时那怕是穷凶极恶的杀人犯也会被感化吧。

    「可是…我昨天才跟宙斯妈妈说我想搞大她的肚子,她亲亲我的脸颊说等我长大后跟她结婚就可以了,她还问我这些是谁教的,我说是普罗大哥你啊~」埃达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有些不好意思道。

    静……静到不能再静的静,如同死寂一般的寂静,佛陀带着开导众生的笑容……殒落了~~~下一秒,普罗米修斯豁然站起骂骂咧咧道:「干林老师的小王八蛋!!

    !老子要被你害死啦,开导个屁~~先跑路了保命要紧阿。

    」三步併作两步,普罗米修斯急忙收拾行囊就连遗落在埃达房间的教课书(就是只是a漫)都不拿了,开启传送门就要逃命。

    「站住!!

    普罗米修斯卿,我可有好多事要和你谈谈呢。

    」一道英气充沛具有威严的女声贯彻万神殿,天空凝聚着一团乌云,在闪电交加下,一条修长美腿踏着优雅的希腊鞋缓缓从乌云裡走出来,那精緻的脸庞美的不可芳物,宛如寒冬的冰雪冷酷美艳,她就是神界帝国的主宰,埃达.铁伦修斯的母亲,神王宙斯。

    「普罗大哥你放心,我一定会在妈妈面前帮你说话的。

    」埃达感觉自己好像害了对方,于是握着他的手坚定地说道。

    「唉……但愿如此吧,不然万事休矣了。

    」普罗米修斯无力的跪在地上,宙斯的强大气场让万神殿裡的所有人如坐针毡,在加上头顶上不停打转的风暴,有种末日将近的恐怖感。

    「小埃,过来妈妈这裡抱抱,这样才有饼乾吃喔。

    」宙斯随手拉过一张椅子坐下向埃达勾了勾指头,手裡还拿着他最爱的巧克力薄饼,小傢伙看到饼乾口水都快流下来了,他看了看拼命摇头的普罗米修斯,又看着饼乾,来来回回总共三次,最后他用力的拍了一下我们可怜裁缝师的肩膀,一熘烟地跑了过去,还不忘回头用嘴型讲出:「大、哥、请、自、求、多、福。

    」。

    看着跑远的徒弟,普罗米修斯一口老血从嘴巴吐出来,连宙斯在场也不顾了直接干噍:「小王八蛋,老子当初教你那么多东西,借你这么多a漫和小黄书看,还告诉你性爱48大体位,你都忘了吗,居然为了一块饼乾,背弃你的师傅~~~」讲到此处,这位风流才子已经是声泪俱下了。

    「小埃,有这回事吗~~~」宙斯抱着她的宝贝儿子坐在大腿上,宠溺的抚摸着他漂亮的金髮,在耳边轻声问道,顺带咬了咬他小巧的耳朵玩弄着。

    「没有啊,我都不知道。

    」埃达脸不红气不喘,直接把普罗米修斯给卖了。

    「小王八蛋你……」普罗米修斯还想在骂,但喉咙发不出声音了。

    「够了,普罗米修斯卿,你已经说得够多了,你的所作所为已经违反天界律法。

    」宙斯一手环抱住埃达,把他的头埋在胸口,隔空用念力掐住普罗米修斯的喉咙。

    「卫兵,把这个傢伙带到奥林帕斯山的山顶铐住,你们知道该怎么做的。

    」宙斯挥挥手,可怜的普罗米修斯就被带走了。

    直到多年以后,埃达才知道他曾经的师傅被锁在山上,每天饱受秃鹰啃食之苦,不过根据卫兵回报,普罗米修斯后来迷上了啃食癖,十分享受被啃咬的感觉,不愧是深谙绅士之道的男人,在极度艰难的环境下依旧能开发出新的癖好,佩服、佩服。

    回到课堂上,卡利俄佩和埃达两人正在上演大眼瞪小眼的戏码,埃达还偷偷发动心灵感知能力想要窥探一下对方的心房。

    「埃达,你不要再试了,我的心灵操控能力在女神中是数一数二,你那点三脚猫功夫不可能有效的。

    」卡利俄佩伸出食指一比,瞬间将埃达给击倒,搞得他跌坐在地上晕得七荤八素。

    「老师,你好好说话嘛,干嘛要攻击我。

    」埃达摸摸撞到地上的后脑勺,刚刚那一下有点大力,连坐着都有些头晕。

    「知道我的厉害了吧,看你下次还敢不敢惹老师生气。

    」卡利俄佩说着说着伸手要把在地上的埃达给拉起来,埃达站起来后突然感到头晕目眩,一个踉跄身体向前倒去,直接压住了卡利俄佩。

    「小埃~~~小埃你没事吧,你不要吓我啊。

    」卡利俄佩也是反应迅速,双手一张就把埃达给抱住,顺着卸力的方向慢慢跪坐下来,看到眼前的男孩虚弱无力的样子,卡利俄佩感到无比心急,这个孩子是她唯一也是最爱的学生,她绝不能让他出任何的差错。

    「小埃,你在这裡等一下我去叫医护官来帮你看看,乖!我马上就回来照顾你。

    」卡利俄佩起身要去呼叫医护官时,埃达用力地抓住了她的手,嘴把缓缓说道:「老…老师,这个就是老毛病而已……不用再叫医护官来了,就是那个…你懂得啦。

    」埃达说到这裡整个脸已经红通通了,卡利俄佩也是聪明人一点就通,脸上闪过一丝红晕,眼神闪烁不定。

    埃达肉体的根本原料是女神的卵子、阴毛等等女性最隐私的东西,这导致埃达虽然有近乎无穷的生命能量,但对于性欲的渴求也是十分惊人,从八岁起就有专门的女侍为埃达解决这方面的问题,理论上受到希腊十三女神所统领的地区都有义务要为埃达服务,范围包括万神殿女侍团、天界女兵团、各位阶的女神、战败神统治地、冥界与凡人世界。

    儘管如此埃达这几年下来都没有行使这份特权,只有万不得已的情况,才会让女侍们出手协助,这次发病来的又急又快,也难怪卡利俄佩这位冷静端庄的女神会慌了手脚,毕竟她还没有那方面的经验。

    「小埃你说说看老师现在能帮你做什么?只要可以帮你缓解痛苦,不管是什么老师都愿意做。

    」「真…真的吗?那老师你帮我按摩一下小埃达…可以吗?」埃达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老师,卡利俄佩的美貌虽然不及十三位妈妈,但她身上有一股脱俗仙子的韵味,尤其是当她微微掀起裙摆在水中翩翩起舞时清水濯足的美感,更是让埃达欲罢不能。

    「诶,按…按摩就行了吗,好,我试试看。

    」卡利俄佩双脚张开跪坐在埃达身上,屁股触碰到胸膛的一瞬间,她忍不住叫了一声!埃达此时全身像火炉一般燥热,坐上去可以感受到阵阵热度从私密部位涌上来。

    埃达也是感到心神不宁,虽然他早就不是没经验的处男了,但是让自己最亲密的老师帮自己打手枪,还是头一遭不免有些心猿意马,心裡头潜藏着一股背德的刺激感。

    卡利俄佩远没有埃达那么多心思,她伸出玉手隔着袍子轻轻握住那根早已壮大的小埃达,女神再次感到一阵晕眩,太热了,彷彿一根烧火棍般灼热,同时富含了源源不绝的男性能量。

    「我……我要开始按囉,小埃准备了吗?」「老师,求求你快开始吧,我快要撑不住了。

    」埃达边说,心理低估着,我的好老师啊~~~没有人清枪还隔着袍子的啦,这要是要撸三小啦!碍于老师也是没经验的人,埃达也不好开口,只能憋在心裡发闷。

    卡利俄佩一双小手握住炽热的肉棒开始捏揉,脸上红晕纷飞,第一次帮自己最爱的学生洩慾,实在是很害羞呀。

    埃达一边享受老师温暖小手搓揉,脑子也动起了歪脑筋,他将手伸进老师的裙襬中,隔着丝绸内裤开始抚摸美丽的花瓣。

    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卡利俄佩,下体不自觉地流出一些蜜液,她羞红着脸转头娇嗔道:「小埃,你……你怎可以乱摸老师那里,那可是女孩子的最隐私的地方!!

    」「老师还不是在揉捏我的棒棒,我摸老师也不过是礼尚往来罢了,老师你不让我摸,难道是讨厌我吗?」埃达伶牙俐齿的迅速反击,让卡利俄佩一时呆住答不出来。

    埃达看到卡利俄佩呆滞的表情,继续发动攻势,两指形成一隻灵巧的游蛇,突破了内裤的阻碍直捣黄龙,在老师温暖多汁的密穴中任意穿梭。

    卡利俄佩全身勐然一颤,从未被任何人玷污的小穴,就在今天被自己的学生任意玩弄了,卡利俄佩有点飘飘然的不真实感,说到底她也在享受背得乱伦的刺激。

    啊,啊,小…小埃你不可以摸那里啦,那里太刺激了!!

    !慢……慢一点,这样太快,阴蒂会很敏…敏感啦~~~啊~~~~~不…不行了!!

    !!

    第一回合的攻势短短几分钟卡利俄佩便败下阵来,她软趴趴的依靠在埃达身上,眼神涣散,嘴巴还挂着银丝不停的娇喘着,原本还打算保有最后一丝身为老师的尊严,但现在全都管他去死吧,她只想要彻底的和最爱的小埃裡裡外外结合在一起。

    卡利俄佩休息了一下从地板上爬坐起来,看到埃达那根魔性肉棒,心裡不免抖了一下,让那么大的东西进到身体来想必很痛吧~~埃达爬到了卡利俄佩的怀中,强壮的肉棒在光滑平坦的小腹上蠕动着,埃达用一种天真无邪的表情说道:「既然老师不讨厌我的话,那我要吸老师的大胸部。

    」卡利俄佩哭笑不得,小埃已经十三岁                   了却还是像小孩一样会讲幼稚的话,或许是因为整个天界都是比他年纪大的姐姐和妈妈,才让他可以像小孩一样耍任性。

    卡利俄佩耸了耸肩将无袖衣肩褪了下来,两座坚挺饱满的雪山立马弹出来,对于胸型卡利俄佩还很骄傲的,她拥有175公分的挺拔身材在配上这对36d的巨乳,整个人就像完美的凋像一样,没有任何缺点。

    埃达嚥了一口水就朝着那对山峰肆意舔食吸吮,手还很不安分的玩弄着另一个胸部,卡利俄佩也没有閒着,她一手紧抱住埃达亲吻他的脸颊和耳朵,伸出香舌像是品尝美食一般在每一寸肌肤上留下唾液的印记,如果天界有毒品的话,大概就是眼前的吃奶的小傢伙吧,他就像甜蜜的牛奶糖一样令人上瘾,想要和他有更亲密深入的接触,包括卡利俄佩自己,天界的所有人大概都是小埃重度成瘾者。

    埃达玩弄了胸部好一阵子,勐然一吸阵阵的乳香顿时在口中蔓延开来,来自女性的母乳营养价值和美味程度远非寻常牛奶可比拟,天界的女神们不需要受孕能自动产生母乳,而在埃达出生后更是有一批侍女团,专门挤出新鲜的母乳供神子享用,有时埃达干脆直接靠在侍女姐姐们的胸部上吸吮,重温一下当宝宝的感觉。

    卡利俄佩的小脸红的像水蜜桃一样,咬紧牙关让小埃大口大口的吸奶,不得不说被吸奶时胸部真的超级痛,不过在对小埃的宠爱面前,这点痛根本不算什么,卡利俄佩双脚缠住了埃达,让他的脸可以直接贴在胸部上,自己也能挑逗那根粗壮的肉棒。

    埃达不愧为人形配种机,精力充沛,吸完左边的胸部马上换右边,甚至还用力的挤压那美丽的山峰,阵阵乳汁喷在脸上当真洗了一顿洗面奶。

    埃达意犹未尽撬开了老师的蜜唇,在口腔裡寻找那条温热甜腻的香舌,两人相拥缠绵了起来,卡利俄佩虽然是处女但是舌吻的技巧却是一等一的,说实话每次埃达在课堂上打瞌睡,这位端庄高雅的老师就会卸下虚伪的面具,抱着可爱的学生在他的嘴巴里任意游动,榨取他的每一滴唾液。

    卡利俄佩抱紧埃达的头不让他有任何挣脱的机会,灵巧的香舌把埃达的嘴巴里里外外的舔食了一遍,途中埃达还感觉到有甘甜的液体不断流向他的嘴巴,滋润着他的喉咙,想必是卡利俄佩甜美的唾液。

    「小埃~~你这个小坏蛋一直吊我的胃口呢,今天老师我要把你变成我的东西喔,我的小宝贝~~」卡利俄佩以上位者女性的姿态获得主导权,她太清楚自己的学生对于大姊姊的抵抗力是零了,只要找对方法就能轻鬆制服这隻发情的小宝贝。

    随着心态改变,卡利俄佩不再对做爱感到害怕了,她蹲下身子跪在地上,握住了炽热的肉棒后一口含住,舌头不断的在龟头上转动把之前的污垢全都清理乾淨,舌尖还顶着马眼不停挑逗,让埃达全身颤抖脑子一阵酥麻。

    「既然老师都放下身段了,那我也不需要再客气什么了。

    」埃达抓着卡利俄佩头疯狂的前后摆盪,将近二十公分长的肉棒在女神的小嘴裡不停抽插,每一次的深入几乎佔据了口腔和食道,与喉咙来一个亲密的接触,卡利俄佩的眼睛挤出小滴泪珠,不停地拍打着埃达的身体显然是极为不舒服。

    卡利俄佩要想要挣脱之际,小嘴勐然一吸形成了一个真空的包覆地带,埃达瞬间抑制不住了下半身的激动了,将肉棒插到了嘴巴的最深处然后无止尽的发洩着白色琼浆。

    埃达强壮的肉棒发射了整整二十波才停歇,卡利俄佩虽然吞了不少精液到肚子裡面了,但这些精液实在太多了满到嘴巴几乎装不下了,埃达把肉棒拔出来后,精液如泉涌般不停涌出,女神洁白的长袍上流满精液被浸湿,卡利俄佩幽怨的看着埃达,用纤纤细手戳了戳埃达圆圆的脸说道:「小埃,你看你做的好事,老师的衣服都被你的精液弄髒了啦,你说说看,你要怎么赔我。

    」卡利俄佩嘟着嘴巴娇嗔着,模样十分可爱。

    「欸……欸,不然老师你把衣服给我,我帮你洗乾淨,我保证它会跟新的一样!!

    」埃达忐忑不安地看着髒掉的长袍,心裡十分过意不去,只能说是自己的性慾太旺盛又或是卡利俄佩这个老师的身分太诱人了,这次射精的量是以往的两倍不止。

    「呵呵呵~~~小宝贝你太逗趣了,我随口说说罢了,你认真什么?」卡利俄佩再度把她最心爱的学生抱在怀裡,靠近他的耳朵轻声说道:「况且,我怎么捨得这件衣服被洗乾淨呢,等到它自然风乾后上面就会有精斑的痕迹,这可是小埃你第一次对我发情呢,我怎么能把这么珍贵的第一次给洗掉呢,你说对不对啊,小、宝、贝~~~」「珍贵的第一次」这句带有神奇魔力的话冲击了埃达的心神,他内心深处最原始的慾望被撩起来了,那是名为征服的慾望,这种情愫推动着人类文明的进展,当然身为神子的埃达根本不需要什么文明进步,他想起多年前对着普罗米修斯说得童颜童语,「我要把妈妈们的肚子给搞大。

    」这给愿望看来得稍作修改了,现在的埃达立志要征服所有美女,天界、冥界、海洋世界、战败神领地以及人类世界所有漂亮的女人,他都要据为己有,实现天下佈种的伟大使命,多年后,世界上多了一些新词彙「奥林帕斯的种马」、「男人公敌」、「多时空领主」、「女人天敌」、「永不停歇的打桩机」。

    埃达眼睛泛红,体温直线上升,他从背后抱住卡利俄佩用那根巨大的肉棒在阴唇上摩擦,一会儿阵阵的蜜液从阴道流出来,沾黏在肉棒上。

    卡利俄佩用狗爬式的姿势趴在地上,抖动着圆浑白皙的屁股,一脸媚意的回头说道:「小宝贝~~~你还在等什么,都做到这步了还不愿意给老师一个痛快吗?」语气满是委屈和娇羞。

    「老师!!

    都是你诱惑我的,今天我一定要啪到你站不起来。

    」埃达用力一挺直直插入了阴户之中,一阵血丝顺着肉棒流了下来,卡利俄佩珍藏已久的处女在今天被自己的学生亲手夺去。

    雪白的身躯被一隻小恶魔彻底征服了,两具肉体强烈的撞击发出淫靡的啪啪声,卡利俄佩高估了自己所能承受的极限,埃达的肉棒每次深入都会带给她撕裂般的疼痛,这样持续了二十多分钟,整个阴道已经被干到红肿,蜜液混合着前列腺液的东西不断的从阴道口冒出,沾染了整片阴毛。

    「小埃……老…老师不应该诱惑你的,拜託快点结…结束吧,啊~~~你怎呢又来了!!

    !好爽~~小埃的大肉棒……又、又变大了,不……不行啦,顶到……子宫了,这样会有…会有…小宝宝啦~~~」无视着老师的苦苦哀求,埃达把卡利俄佩翻了过来,抱着老师细緻的水蛇腰,嘴裡含着那对山峰又吸又啃,下体不停的冲击着柔软的阴户,每一下都顶到了子宫口,紧实的肉壁狠狠夹住肉棒,每次的前进就像在探索未知领域,让人感到脑充血的销魂。

    「老师~~~准备接受我的精液吧!!

    」卡利俄佩闻言,赶忙伸出两条美腿紧紧的夹住埃达的腰,捧着他的脸对着嘴唇热吻着,含煳不清的说到:「呜呜呜……小…小埃,老师的子宫都是你的,呜呜……让我…让我吃饱饱吧,小宝贝。

    」「啊~~~~~」埃达最后一次用力挺进,死死的塞住卡利俄佩的子宫,精液浪潮一波接一波拍打着子宫内壁,女神平坦的小腹居然像怀孕三个月一样微微隆起,可想而知这精液量是多么的惊人。

    埃达发洩完后趴在老师身上懒得动了,说实话埃达偏女性的脸孔在睡着的时候特别可爱,卡利俄佩也是因为这张脸才迷恋的不可自拔,一边抚摸着学生的脸庞让他好好睡觉,好像一对温馨的师生,另一边这个可爱学生的庞然大物深深地插在老师的阴户中,丝毫没有要拔出来的意愿,两人的腿紧紧交缠要确保每一滴精子都会留在子宫裡。

    过了一段时间,埃达的肉棒总算疲软了,在软掉的那一刹那,卡利俄佩感受到一股热流从子宫回流冲向阴道,她赶紧凭空变出一个陶瓶抵住自己的阴道,说时迟那时快,精液瀑布从阴道口喷发,整个瓶子都装了满满浓稠的精子,卡利俄佩一阵晕眩,没想到自己的子宫居然能装下这么多精液,这大概是爱的力量吧。

    看着瓶中浓稠的精液,卡利俄佩又是一阵头痛,埃达的精液不但没有腥臭味反而还有一股清香,而且浓郁甘甜,是非常棒的养生饮料,只是量太多了实在喝不完,倒掉又十分可惜。

    「不管了,如果连这么点精液都喝不完,我有什么资格说我爱小埃胜过世上的一切呢。

    」卡利俄佩一咬牙,举起陶瓶勐灌,这个瓶子最少也有两公升的容量,女神冲动的表现吓坏了偷偷张开眼睛埃达。

    「原来老师这么爱我~~~我发誓以后我要一辈子守护老师,成为让她骄傲的男人。

    」埃达默默发誓道。

    一口气喝完所有精子的卡利俄佩,脚步虚浮就像喝醉一样,一头就往埃达身上倒去,还不忘把他的头埋进自己雄伟的巨乳中,对着他的耳朵呢喃道:「小埃,我们要永远再一起喔~~~」说这句话的同时,卡利俄佩的嘴裡还有精液滚动着,不时吐出个精液泡泡。

....................